标签归档:廊桥

从茶马古道回来,我就一直想写写廊桥,写写那座静默在夕阳下的建筑。可我心里的廊桥,如雨水里打捞起来的影子,湿漉漉的,明明存在,读写起来却又那么飘渺,遥远。 廊桥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是一副远观的水墨画。空空的骨架伫在沧桑岁月的尾巴里,自然的寥寥几笔,便把浓淡相宜的轮廓勾勒的栩栩如生。留一段时光的空白随你去…

继续阅读

1/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