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雨廊桥

风雨廊桥

从茶马古道回来,我就一直想写写廊桥,写写那座静默在夕阳下的建筑。可我心里的廊桥,如雨水里打捞起来的影子,湿漉漉的,明明存在,读写起来却又那么飘渺,遥远。

廊桥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是一副远观的水墨画。空空的骨架伫在沧桑岁月的尾巴里,自然的寥寥几笔,便把浓淡相宜的轮廓勾勒的栩栩如生。留一段时光的空白随你去猜想,去感悟,去寻一段心灵的厚重,追忆一段时光的匆忙。

踏上麻石阶,仰望思贤匾,阳光下的眼睛有点不真实感。今天的寻踪觅迹,只因为它昨日的繁华与兴盛。而繁华到衰落,是有一段距离的。就像这廊桥上鲜红的油漆在这段距离里斑驳。扎实的檐梁在这段距离里风蚀。平整的木板在这段距离里松动……而这一切原来都是那么鲜活、生动的存在过。

月亮如一把散碎的银子撒在桥下的河沟里。廊桥的阴影里藏着一颗同样荡漾的少女心。雕花的廊窗拉长她的影子,如她此时拉得长长的目光。月亮悄悄爬上了高高的山尖,那吹木叶的阿哥怎么还不来啊?莫非他忘记了白天的盟约?还是被另一个阿妹纠缠?不敢惊动了夜行的路人,不敢坐皱了身上的花彩裙……这是一幕廊桥上的剪影,借着今晚的遐思,我剪辑一段浪漫的时光,贴在岁月的胶片上,回味!微笑便从心头漫上了嘴边。

廊桥,我梦里走入过。远远地,如著着旗袍的女人。向我招手,微笑,我却靠不近她。我踩着一截一截的木板,拂过一扇一扇的窗棂,穿过长长的回廊。空洞的穿越,我读出了她的沧桑。嗡嗡的回音,我体会了她的孤独。她想对人诉说她的故事,就像一个垂暮的老人总想对人讲忆她所见到的那些最浪漫的事。她想借我的笔,把满腹的心事传译,把她馥郁的心结折叠成展翅的纸鹤,任它们去飞翔,去游历。可有些终究是带不走的。她便在风雨里叹息,再长的时光都化不开她隐隐的忧伤。

其实我也说不清自己对廊桥的感情,一幅画?一件旗袍?还是一段缱绻的浪漫?更或是一份道不清的情缘?只觉得时光把它孤零零的抛在喧哗的一隅独白。

想到终结,原来古老的廊桥就像我的心事。不想被嘈杂的纷繁所打扰,但又害怕被岁月的流沙所掩埋。那么静静的守候,守候在自己的家园。偶尔经过的人总会惊喜的发现,发现一处宁静的美,美得那么不惹一丝尘埃。

风雨廊桥,洞穿岁月而来。沧桑之间,不言不语,静默在现实与梦幻之上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