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散文

妻子就穿这么一身崭新的棉袄棉裤,戴着手链和建华兄赠送的那个玉镯,仓促地走了。 那天,妹妹约了大姨子小姨子一起来清理妻子留下的众多遗物,做一次“五七”前的彻底总结。其实在此前我已经整理过多次。第一次是在妻子病情已经十分沉重的两个多月前,周日儿子一个人来看妈妈。午后我乘她还在熟睡,悄悄地拉上捷捷来到后卧…

继续阅读

站在海边,可以听到涛声的波澜,可以看到白色的浪花在不断地出现,一重重涌动着无限;抬头远远地看过去,可以看到海面的崎岖,可以看到海和天空相互交接,却再也可不能会看到它们的分界。那些滔天的海浪,在不断地滚动着希望 纯白如雪,也像是筑在半空的广寒宫阙。面对着海风,可以感觉到海的朦胧,可以感觉到海的梦。海浪…

继续阅读

那一世,他手握活佛的禅杖, 一身袈裟没能束缚住他的诗和远方, 布达拉宫高高的围墙, 哪里囚得住一梦千寻的目光? 虽然岁月的经筒已不是最初的模样, 但世人都记得他曾是雪域的王, 是游走于人世间的最美情郎。 \\ 那一天,宿命的渡口一片苍茫, 可曾有一缕千年古刹的风, 护送他一路到天堂, 让所有潮湿的忧…

继续阅读

C君与我是大学同学毕业两年,由于工作的关系,我们都没有在离校后见面。 C君喜茶,涩就行;我好酒,辣就好。 上午突然接到他的电话,说是出差到龙城,过来看看我,顺便讨杯酒。c君很少喝酒,担心他的酒量会误事,下班后,就在楼下的京味轩里温黄酒,等他。 没让我久等,他到了。2年没见,变化不少。那跟随他的千年刘…

继续阅读

一个人,捧着一本一直酷爱的《唐诗宋词》,静静的坐在落日的余晖里,却没有心思阅读,而是思绪不受控制的,漫无边际的胡乱飞着。白天的时候,天空还是阴沉沉的,傍晚时分,太阳悄悄的伸出半个脑袋,俯瞰了一下这座城市,既又默默西沉而去,然而,那我行我素的模样,却尤为美好,让傍晚的天空,斑驳也许。 突然,想到李商隐…

继续阅读

我爱她,山崩地裂至死不渝; 我爱她,情意绵绵直至力竭; 我爱她,魂飞魄散生死无悔; 牡丹桥畔,惊鸿一瞥,带着千年沉醉; 见梨花初带月夜,海棠半含朝雨; 你悄然走近,惊奇连连心动; 我低头垂目、心已久存迷人风姿。 他踏月而来,随你远走天下; 只留下,乱花飞絮、痴人伤痛; 无限思念、无尽痴狂,连呼吸都是…

继续阅读

若人生做得孤芳自赏也不失为一种美丽。风会呼唤、雨会调皮、花会笑、鱼儿有清欢。万水千山都长着会说话的眼睛。连那太阳也学会了温柔,尽情泼洒人间温暖。本着一个多情的自然,又本着一个多情的世纪。可爱的人本是幸福满季花开。却见得川流不息里,大街小巷里,灯火阑珊里,充盈的不是尽放彰显出的欢哥和笑语,而是背后深了…

继续阅读

这几天南方很多城市都下起了雪,而且有的地区很大,比如我生活的这座城市常州就是这样,前两天刚下过一场大雪,今天早晨又开始下了且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。 前两天下雪的时候不是夜里就是我正忙,不能亲临现场,站在雪花纷飞的空旷处扬起脸让冰冷柔软的雪花亲亲肌肤,细细的端详一瓣瓣雪花悄无声息的飘落在眼前,张开手臂深…

继续阅读

8/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