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伤感散文

妻子就穿这么一身崭新的棉袄棉裤,戴着手链和建华兄赠送的那个玉镯,仓促地走了。 那天,妹妹约了大姨子小姨子一起来清理妻子留下的众多遗物,做一次“五七”前的彻底总结。其实在此前我已经整理过多次。第一次是在妻子病情已经十分沉重的两个多月前,周日儿子一个人来看妈妈。午后我乘她还在熟睡,悄悄地拉上捷捷来到后卧…

继续阅读

C君与我是大学同学毕业两年,由于工作的关系,我们都没有在离校后见面。 C君喜茶,涩就行;我好酒,辣就好。 上午突然接到他的电话,说是出差到龙城,过来看看我,顺便讨杯酒。c君很少喝酒,担心他的酒量会误事,下班后,就在楼下的京味轩里温黄酒,等他。 没让我久等,他到了。2年没见,变化不少。那跟随他的千年刘…

继续阅读

2/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