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散文诗

那一世,他手握活佛的禅杖, 一身袈裟没能束缚住他的诗和远方, 布达拉宫高高的围墙, 哪里囚得住一梦千寻的目光? 虽然岁月的经筒已不是最初的模样, 但世人都记得他曾是雪域的王, 是游走于人世间的最美情郎。 \\ 那一天,宿命的渡口一片苍茫, 可曾有一缕千年古刹的风, 护送他一路到天堂, 让所有潮湿的忧…

继续阅读

1/1